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韶关新闻网

当前位置: 韶关新闻网 > 军事资讯 >

惊到了!这群盲人拍的照片,秒杀了我的朋友圈

时间:2018-10-05 16: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点击:
失明的人怎么能当摄影师?不妨按捺一下好奇心,先看看这些失明摄影师们的作品吧。我相信,它们会给你别样的震撼,以致于你很难相信,拍下这些瞬间的,都是盲人。

失明的人怎么能当摄影师?不妨按捺一下好奇心,先看看这些失明摄影师们的作品吧。我相信,它们会给你别样的震撼,以致于你很难相信,拍下这些瞬间的,都是盲人。

这是一个影像记录手段过剩的时代。

单反、数码相机早已普及,电脑、手机有摄像头,连汽车都有行车记录仪。

然而,这也是一个人们对生活容易熟视无睹、漫不经心的时代。镜头再好,也不一定能保证拍出打动人心的照片。

苏珊·桑塔格在《论摄影》中说:“美不是任何东西中固有的,而是需要被发现的,被另一种观看方式发现。”

亚伦是一位墨西哥摄影师,喜欢拍摄昆虫,因为他觉得这些生灵虽然渺小不起眼,却能很好地表现出“生命”的内涵。

这一天,他和朋友又走进了森林。

“这里有只蜗牛!壳纹真漂亮!”朋友从地上捡起它来,却又失望了:“很可惜,只是个空壳,你不会满意的。”

亚伦把蜗牛壳托在左掌心,右手抚摸感受着纹路,还把鼻子凑近闻它的气味。

然后,他把这只空壳放在了一个开裂的树桩上,拍下了一张照片。

“这正是我想要的,曾经有生命的东西,现在空空荡荡,”亚伦说着,把相机递给朋友:“帮我看看,这张拍得怎么样?”

惊到了!这群盲人拍的照片,秒杀了我的朋友圈

终止的进程 | 亚伦·拉莫斯,墨西哥

这大概是世界上千千万万摄影师工作日常的一个普通片段。

但不那么普通的是,亚伦是盲人。

这张名为《终止的进程》的照片,出自一本书叫《失明的摄影师》,由英国的心理学家兼出版人朱利安·罗森斯坦等人编著。

你一定很想问,失明的人怎么能当摄影师?

不妨按捺一下好奇心,先看看这些失明摄影师们的作品吧。我相信,它们会给你别样的震撼,以致于你很难相信,拍下这些瞬间的,都是盲人。

温柔地捕捉某一个时刻,需要的不一定是贪婪的目光、健全的视力,而是内心的触动。

这是《失明的摄影师》给人的最大感触。

虽然摄影师们无法直接看到拍摄的对象,但这根本无法阻挡他们表达内心。

自行车与一群飞鸟,在黑暗中发光,如梦如幻。哪怕是失明,也无法阻挡内心对飞翔的向往 :

惊到了!这群盲人拍的照片,秒杀了我的朋友圈

无题 | 叶夫根·八夫卡尔,斯洛文尼亚

▍一颗落在街边的红苹果,和灰色的道路形成了有趣的对比。对着一张照片,你却似乎可以闻到苹果的香气:

惊到了!这群盲人拍的照片,秒杀了我的朋友圈

无题 | 阿尔贝托·洛兰卡,墨西哥

▍米克尔·史密森是一名失明摄影师,也是一名舞者。他拍摄的照片,仿佛也成了舞蹈的延伸:

惊到了!这群盲人拍的照片,秒杀了我的朋友圈

惊到了!这群盲人拍的照片,秒杀了我的朋友圈

无题 | 米克尔·史密森,英国

▍而这张在水中仰泳的女子,不知道拍摄者是怎么捕捉到的光线,画面仿佛油彩,失焦模糊的面部和波纹反光,又传达出一丝紧张:

惊到了!这群盲人拍的照片,秒杀了我的朋友圈

无题 | 帕米拉·马丁内斯,墨西哥

这本《失明的摄影师》中的绝大部分图片,既无注解,也无标题。编者说,这是因为一旦知道了摄影师们的故事,便再难忘记,而这可能会影响我们欣赏照片。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从少有的几位摄影师的自述里,看到他们在黑暗中拿起相机时的内心世界。

比如,爱德华多·罗梅罗说:

▍“生活的变化与这只我亲手刻出来的墨西哥陀螺转起来一样快。”

惊到了!这群盲人拍的照片,秒杀了我的朋友圈

无题 | 爱德华多·罗梅罗,墨西哥

比如,拍下空蜗牛壳的亚伦,在刚开始学习适应视力受损生活时,他不得不与孩子们分开一段时间。有一天结束学习,他走进孩子平时玩耍的房间,脚尖触碰到了一些玩具。叮叮当当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

后来,就有了下面这张照片,亚伦给它起名为《孤独的沉默》

这些玩具在幽暗的房间里,仿佛被遗弃与遗忘在孤独的沉默中。就像最初陷入黑暗的自己。

惊到了!这群盲人拍的照片,秒杀了我的朋友圈

孤独的沉默 | 亚伦·拉莫斯,墨西哥

下面的这组纸船照片,则来自墨西哥的失明摄影师艾丽西亚·梅伦德斯。

8年前的一个早上,她发现自己的眼睛只能看到一层“移动的窗帘”,医生对此诊断为视网膜破裂。

她说:“我还是个小女孩时就喜欢纸船。这只纸船就是我。一旦脱离了水,它就无法动弹与航行,毫无用处,但如果被放到合适的环境中,它便能够漂浮、漂荡,变得完整而自由。”

惊到了!这群盲人拍的照片,秒杀了我的朋友圈

惊到了!这群盲人拍的照片,秒杀了我的朋友圈

无题 | 艾丽西亚·梅伦德斯,墨西哥

其实,盲人摄影并不是一件特别新鲜的事。只不过健全的人们对残障者的生活与世界,大多不会有主动了解的兴趣,也缺乏了解的渠道。

《失明的摄影师》中的作者,有许多是墨西哥籍,他们大多来自同一个协会:感觉之眼,她可以对失明者提供摄影方面的指导和帮助。

惊到了!这群盲人拍的照片,秒杀了我的朋友圈

类似的组织在中国也存在。比如,前两年曾被媒体报道过的“非视觉摄影”

(责任编辑:韶关新闻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