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韶关新闻网

当前位置: 韶关新闻网 > 免费小说 >

边月满西山_ 第五十八章 无痕,无疆【下】-笔趣阁

时间:2020-12-14 10:1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点击:
奕辰辰小说边月满西山 第五十八章 无痕,无疆【下】在线阅读。
    翠薇走着走着,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奔跑起来。

    她心下大惊。

    不知这变故是如何发生的……

    只得双脚蹬地,用力停下了脚步。

    可是她刚刚稳住了身形,却是听到一阵“咯吱咯吱”的雪地脚步声。

    翠薇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这种声音对她来说似曾相识。

    人生中总有些记忆是用耳朵和鼻子存下来的。

    有时候闻到一段熟悉的气味,或是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会唤起曾经的一段过往。

    而这些却是谁也无法控制,无法预测的。

    翠薇站在原地静静的听着这阵脚步声,却是根本先不起来是在何处,何时听到过。

    但这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却是让她想起了些陈年旧事。

    在她十来岁的时候,翠薇才第一次自己走出了尚书府。

    这一次也并不是被长辈允许……而是她偷偷跑出去的。

    就和那震北王域鸿州青府的青雪青以及州统府的文琦文一样。

    好像少年扬名,日后成器的人,在小时候都有些叛逆的性格。

    起码都不会把旁人的意见,长辈的话太当回事。

    我行我素若是过了头,未免会变成固步自封,日后再难以存进。

    可若是太过于听话,那也难免遇事全无主见。

    一辈子只能当个木偶,被人提着线走。

    翠薇为何会对脚步声如此敏感呢?

    因为偷偷跑出府邸的人,总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

    若是暴露了,还不如去找父母哭闹一阵,大大方方的走出去。

    翠薇提着鞋,蹑手捏脚的从府内溜出来之后,以为无事的她穿上鞋子却是发出了一阵“咯噔咯噔”的声音。

    做贼难免心虚……

    何况翠薇还是个孩子。

    不过也正因为她还是个孩子,所以很快便忘记了先前的慌乱,带着好心情,蹦蹦跳跳的去前面的长街上看热闹。

    走到街口,翠薇就看到那市肆上又一位老人正带这个和她差不多年纪,差不多高矮,差不多胖瘦的少女正在卖艺。

    不过差得多的就是那少女破败的穿着,已经愁苦的神情。

    少年不知愁滋味。

    少女也不知。

    少年只会多情,少女向来思春。

    哪里有片刻的闲暇去发愁?

    像翠薇这般尚书府内的小姐则更是不知道了……

    所以她对这少女很是好奇。

    少女身旁的老人,在拉着一把三弦琴。

    琴的质地很差,弦也有些松,以至于很是跑音。

    不过那老人却是眯着眼,摇头晃脑的自我陶醉着。

    一副超凡脱俗,浑然不知今夕何夕,人间几何的模样。

    和他身边这位满脸都写满了现实的少女,截然相反。

    或许也就是这般反差,引得驻足围观的人很多。

    翠薇个子小,穿针引线般,左冲右突的从人群中挤到了最前面。

    不过这时,那老人却已一曲终了。

    他没有立即起身问众人要赏钱,而是把那破破烂烂的三弦琴放倒了一旁,而后转过面去看着身旁的少女,接着又用他粗糙黝黑的大手轻轻拍了拍少女的头。

    少女立即起身,拿着一个小竹篮,走向围观的众人。

    原来这老人只管拉琴,要赏钱的却是这位少女。

    不过这老头儿也当真是好算计……

    若是他亲自过来讨赏,或许旁人只会悲叹一句人心不哭,儿女不孝。

    还听话不能当饭吃,它买不来白面馒头和大米饭。

    所以这样的感慨听得再多却也是无用。

    只能让自己心里更加不舒服罢了。

    而一个穷苦的少女,却是十有八九能唤起人们的同情心。

    如此却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看年龄,老头儿应该不是她的父亲。

    或许是爷爷,或许二人只是这般闯江湖卖艺的合作关系。

    翠薇却是闹不明白。

    不过那老人的手着实不像一个拉琴的……

    黝黑的皮肤,还能用每日坐在日头下面卖艺晒的变了色来解释。

    可拉琴人的手定然不会过于粗糙。

    一双粗糙的手,却是会改变压琴弦的触感。

    这样拉出来的曲子,就难免会跑音走调。

    不过即便是这少女开口讨赏,但愿意给钱的人却依旧聊聊。

    少女拿着篮子走过翠薇面前时,怔怔的看了她一眼。

    翠薇虽然年小,但仍旧从她的眼中读出了浓浓的惊羡之意。

    或许这是她第一见到和自己生活天差地别的同龄人……

    人的比较,向来都是近密远疏。

    这少女和翠微虽然不是熟人。

    不过而这差不多的年纪,却是在无形之中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翠薇穿着一件淡白色连珠团花锦纹素面偏襟上衣,下衬板岩青色的提花梅竹菊纹样纱绣裙。本来这套衣服,还要披一条豆绿色底刺绣缠枝花烟纱单罗纱才显得完美,不过翠薇走的仓促,却是没来得及……不但如此,就连头饰也没带,只有右手手腕上戴了一只普通的景泰蓝手镯。

    可是上面的金银掐丝,却阳光下一闪一闪的,十分动人。

    小孩子都对亮晶晶的东西很感兴趣。

    这少女也不例外。

    她看了翠薇的脸颊片刻,便把目光转向了她的手腕之上,直勾勾的盯着。

    那老头儿看到不知道少女在做什么,只能看她却是懈怠了下来,没有继续去讨赏。

    而看客们却是就快要走光了。

    老头儿很是焦急的清了清嗓子,却是在有意提醒少女。

    少女一听到这声音,顿时浑身一抖,赶忙收起了惊羡的目光,继续换做一脸苦相的朝旁人去哀求讨赏。

    但先前的片刻耽误,却是让收入少了极多……

    少女拿着篮子回到那老头儿身边,怯生生的将篮子递给他之后,就蹲下了身子,用双手护住了脑袋。

    那老头儿朝篮子里瞟了一眼,目光冰冷。

    随即抄起三弦琴就朝那少女身上敲打而去。

    这少女光顾着护住了头……可后背上却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

    琴弦和她的身体相互击打,传出了一声闷响……

    原来,这琴弦就是这么松动的。

    翠薇看到这一幕很是气愤。

    就在那老头儿正要打第二下的时候,她却是挺身而出,张开双臂,护在了这位少女身前。

    老头儿本想伸手将翠薇扒拉到一旁。

    但看了看她身上的华贵的穿着,却是犹豫起来。

    京畿之地,贵人良多。

    随便得罪个人,都够让这老头儿死无葬身之地的。

    何况他又不知这翠薇是哪家府邸里的小姐,更是顾忌甚多……思忖良久之后,只得换上了一脸谄媚,对这翠薇轻轻一笑,竟是无比的和蔼可亲!

    翠薇仍然记得先前她那凶狠的神情,没想到人变脸却是真的要比翻书还快。

    不过他更美想到的是,一个少女的大号青春与身体,却是都比不上一身儿昂贵的衣服……

    那少女看到自己身前竟是有人庇护,突然哇的一声打哭了起来。

    翠薇也是女孩子,女孩子都是爱哭的。

    可她的苦,大多是为了大成自己的目的而撒娇。

    却是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这般撕心裂肺的哀嚎……

    这样的哭声,怎么会从一个少女身上发出来的?

    这是多少年累积的委屈和不甘?

    翠薇生在尚书府中,虽然年龄小,但也算的上是心思玲珑,见多识广。

    只待片刻就知道了这老头儿为何要当街对这少女动粗。

    想必定然是觉得少女卖惨卖的不够,讨来的赏钱太少……

    翠薇随即摘下了自己的镯子,朝那篮子里一丢,接着扶起自己身后的少女,牵着她便离开了。

    你那老头儿想要阻拦,但一看到竹篮中这之景泰蓝的镯子,却是就喜上眉梢,随她去吧!

    这一只镯子,少说也得几十两银子。

    而先前那样的少女,只要去一趟偏僻之地,几百年只用一顿饱饭都能领走三四个。

    翠薇只顾着拉扯着这位少女超前走着,心中满是愤恨与不平。

    走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慢下了步子,对她说起了话。

    可是无论翠薇什么,少女却都是低着头,不说话。

    直到她问这少女喜欢什么的时候,少女才弱弱的回了两个字“傍晚”。

    翠薇很是开心。

    一个是因为这少女终于是和自己说了话,二是因为她也十分喜欢傍晚。

    翠薇一直都觉得,傍晚的一切都是最美的。

    无论多么奇特非常的东西,到了傍晚日暮,都是一般的和谐,富有韵律。

    清晨的时候,京畿总是有些太过于仓促与朦胧。

    虽透露除了勃勃生机,但总是让人有些不得喘歇的匆忙。

    而那正午却是又过于澄澈。

    耀眼的阳谷下,滚滚车轮,哒哒马蹄扬起的烟尘都是那么醒目,让翠薇有种一眼便只穷尽的感觉,很是无聊……

    而小孩子在午饭过后,总是要睡上一觉。

    所以下午的时间,通常都是慵懒的与周公一道神游四方。

    待再醒过来时,精神焕发,却是傍晚将至。

    这段在夜晚的黑吞噬了人间一切色彩,只留下几点疏星和半轮缺月之前的时光,虽无夜晚那般深邃宁静,但却是令人无比的心驰神往,难以自拔。

    朦胧之中又带着澄澈,慵懒之下暗藏生机。

    绚丽的夕阳与平淡的人生相结合,一切都是浑然天成般的刚好。

    劳累一天的人们,在傍晚时归家,一起的矛盾与痛苦,都能随着红霞的绽放而让人释然。

    往常的傍晚,翠薇都是坐在家中,乖乖的吃饭。

    不过每当她看到窗外层层叠叠的暮云叆叇,心中就有了一种莫名的情感在翻滚不休。

    这也是她今日定要溜出尚书府的根源所在……

    翠薇想要亲眼看到,亲身体会一番这京畿的傍晚。

    小孩子向来都是活实话。

    喜欢就是喜欢,不舒服就是不舒服。

    若是换做个成年人,或许还会长篇大论一番,说什么这傍晚很有禅机,很是剔透空明,能够让人缄默的思考,冥想,以此来提升自我的心境之类的。

    但在翠薇心里,只是觉得在这傍晚时分,经历充沛,异常闲适罢了。

    她本以为,这少女的想法和她一样。

    没想到,这少女却说她喜欢傍晚,是因为傍晚的时候那老头儿就收了摊子,拿着篮子的她讨来的赏钱酒馆里喝酒。

    只要一喝酒,他的心情就会变好。

    所以这少女却是只用给那老头儿的杯中填酒,却是就此不用担心再会挨打。

    翠薇听完少女的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到少女脚上穿着一双草鞋,却是当即就脱下了自己这双赤晶石色乳烟缎攒珠鞋,和她换了换。

    随即却是有找了个僻静的巷子,把自己浑身上下的好衣服,都送给了这位少女,而她却是穿着那位少女破烂不堪的衣裳,看上去就像个小叫花子。

    翠薇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改变这少女的坎坷,眼下做的以及是她的极限。

    少女走后,翠薇继续四处游逛。

    不过那草鞋却甚是磨脚,让她很是难受……

    无奈之下,只得脱了扔到路边,赤足朝前走着。

    一转身却是就被一位轿夫推倒在了路旁的土堆上,万幸的是这土堆松软,却是没有让她受伤,只不过是看上去更像一个小叫花子了……

    翠薇爬起来一看,就看到一定奢华的饺子,被四个身强体壮,筋肉坚实的轿夫抬着朝前走去。

    随后停在了一个门口放着四个石狮子的大宅门前。

    翠薇不知道这里住的是什么人竟是会在门口摆了四个石狮子……要知道翠薇生活的尚书府,门口也只有两个。

    却是还没有这般高大威猛。

    况且“四”这数本就不吉……

    怎么会摆在大门口呢?

    但此刻的翠薇,却是只像找刚刚那位推搡了自己的轿夫算账。

    她怒气冲冲的周到前面是,发现那四个轿夫却是都瘫坐在地。

    有两个,还拖了上身的短衫。

    再强健的体魄。此时却是都无法掩盖住这四人身上的疲惫。

    不过能靠卖力气吃饭的人,却是都有一副好身体,和一颗充满了沧桑的心。

    看到这一幕,翠薇却是又心软了下来。

    她想回去给自己的爹爹讲一讲,这些人活的有多不容易,让爹爹给他们都发点钱花。

    可是她却忘记了,自己本就是偷跑出来的。

    而且现在她的这身行头,就是亲娘来了都不一定能认得出来!

    翠薇微微的叹了口气,心中很是怜悯的转过了身,继续朝市肆的深处走去。

    她总觉得越是往里走,或许就越热闹。

    虽然这是她第一次来这儿,但翠薇想的倒是的确不错。

    她看看到夹到的货郎,攀比着吆喝。

    也看到一个大男人,为了挑担里的针线卖出去,不得不笨拙的做着绣活儿来招揽顾客。

    几个大姑娘看到后各个都掩嘴轻笑。

    她们笑这货郎怎么做着女人家做的行当,可是货郎的心中,却只想这自己还未曾吃上晚饭的妻儿爹娘……

    这一切都让翠薇觉得很好玩。

    不过这般好玩却是还没有过瘾!

    只有等把这热闹看够了,才能算是圆满,这样也算是对得起她如此冒险的一个人偷跑出来。

    不一会儿,她还就真看到了一位小叫花子!

    那是个小男儿,正蹲在拐角处,看着一个卖红豆团子的店铺不住的咽口水。

    翠薇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却是也觉得那热情腾腾的红豆团子很是好吃。

    咬一口得先含着!

    不能咀嚼,也不能咽下。

    要用舌头顶着它不断的在嘴里翻滚,然后仰起脖子,朝空中哈气。

    直到把他那滚烫劲儿全都呼出去之后,再闭上嘴巴,使劲嚼几下,最后再咽。

    翠薇的娘亲做的红豆团子最是好吃。

    每一次见到翠薇这般猴急的吃香,却是都免不了板起脸来说道来她两句。

    可翠微却是从来没有听进去过。

    依旧用她自己的吃法,虽然这样看上去很是不雅。

    “你也想吃那红豆团子?”

    小乞丐对这翠薇问道。

    翠薇点了点头。

    “你是哪里来的,为啥以前都没见过你?”

    小男孩儿问道。

    他看着翠薇的穿着打扮,却是把她也当成了和自己一样的小叫花子。

    这卖艺的有曲设,说书的有讲席。

    要饭的也有他们自己的组织。

    这小叫花子明显是瞧着翠薇眼生,但一时间又难以判断,因此才会如此问道。

    “今天刚来!”

    翠薇眼珠一转,说道。

    “原来如此!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跟着我天天都能有好吃的!”

    这小叫花子一听翠薇是个新人,顿时牛哄哄的指了指自己说道。

    翠薇心中虽然想笑,但还是颇为诚恳的点了点头。

    “你想吃那红豆团子,我也想吃!不过这次你先在我身后看我是怎么做的,用心记住,多学着点!”

    小叫花子说道。

    待翠薇答应了之后,这小叫花子却是就径直走向了那卖红头团子的货摊。

    却是不由分说的就哭了起来。

    嘴里含糊不清的说,自己和妹妹已经饿了两顿了……而后一转眼就撒除了一个投亲不被认反而被赶出来的弥天大谎来。

    那卖红豆团子的是一位年纪很大的婆婆。

    弓着背,听到这小叫花说的话,却是泪眼婆娑。

    随手就用筷子加了三四个送给了他。

    小叫花拿到了红豆团子之后,也顾不上道谢,飞也似的拉着翠薇就炮打了偏僻之地。

    “你就这般要来了?”

    翠薇惊喜的问道。

    小叫花没有说话,而是迅速的把一个红豆团子塞进了嘴里。

    翠薇看到他和自己吃红豆团子的方法一模一样,只是好奇,这男孩儿这么小的嘴,却是如何能塞的进去一整个红豆团子?!

    “给!”

    小叫花把吃了一个之后,却是递给了翠薇两个。

    “你是新来的,我们头三次半对半平分,但后面你可就得多一份给我!毕竟是我带你入行进门的!”

    小叫花说道。

    翠薇结果红豆团子,听到这小叫花的话,却是没想到他竟是还如此义气!

    但他用那般虚假的故事去骗一个老婆婆,翠薇却还是不敢苟同……

    “你就不怕他们发现吗?”

    翠薇问道。

    “这有什么好怕的?这些摊子日日都摆在这里,而我们则是城南城北的到处流窜。每半个月,这城南的兄弟就和城北的活计掉个个儿。京畿之地,人来人往的,半个月过去了,谁还记得谁啊!”

    小叫花笑着说道,却是还有些嘲讽翠薇胆小。

    看着两个红豆团子,被小叫花的手一拿,顿时有些发黑,翠薇着实是吃不下去……

    不得已,她自己也扯了个谎,说要去上厕所,女娃娃不方便,才离开了这小叫花身边。

    走着走着,翠薇却是来到了一座酒家前。

    从门口川流不息的人流中,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正是那个和自己互换了衣服的卖艺少女。

    翠薇看到她乖巧的站在桌边,给那老头儿一杯一杯的倒酒。

    两人又说有笑,却是丝毫没有了先前的剑拔弩张之感。

    翠薇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得在门口来回溜达,时不时的瞄一眼里面。

    忽然那少女扬手倒酒的时候,却是闪露了一瞬光芒。

    翠薇眼神儿极好!

    一下就认出来了那正是自己先前给那老头儿的景泰蓝镯子!

    这镯子,按理说那老头儿应该早就卖掉了才对……

    怎么会留到现在,还给这少女带呢?

    原地踱了几步,翠薇这才恍然大悟!

    自己应该是被这俩人联手摆了一道儿!

    这少女虽然也挨了打,但却是他们之间早就商量好的骨肉及罢了……

    翠薇恼羞成怒!

    难道这整个市肆之内,就没有一个单纯的好人?

    她在心中如此想到。

    就在此刻,那老头儿和少女却是也看到了她。

    目光投过来的一瞬,二人的无关却是逐渐的扭曲,从笔尖开始化为了一个漆黑幽深的大洞……

    翠薇不敢直视……仿佛看一眼自己的魂魄就要被吸旋进去似的。

    可越是这般挣扎,她却是又陷的越深……

    翠薇难受的忍不住蹲下大叫了起来,这一下却是把他从回忆中拉扯了出来。

    只觉得脑后凉风习习。

    扭身一瞧!

    一位白衣人正站在自己身后,手握一把漆黑的刀,对着她的颈部穿刺而出。

    要不是方才她在回忆中蹲下尖叫,引得此刻的身躯也做出了同样的的反应,那她早就被这一刀了结了性命……

    那白衣人眼看自己这一刀不中,脸色却是没有任何变化。

    只不过他手中的黑刀,却是逐渐隐去了行迹……

    从刀柄到刀尖,一点点的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这一幕,和先前那黑衣男子对战白衣人时一模一样!

    翠薇觉得这白衣人会出现在这里,定然是代表这那黑衣人已经死了……

    正在她思绪万千之际,手中却是突然多出了一把没有剑鞘的,银色的长剑。

     (责任编辑:韶关新闻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