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韶关新闻网

当前位置: 韶关新闻网 > 免费小说 >

戏鬼神_ 159 春宵一刻-笔趣阁

时间:2021-01-13 01:0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点击:
夜雨飘灯小说戏鬼神 159 春宵一刻在线阅读。
    宴席已开。

    屋外热闹非凡,还能听到王五他们拼酒的吆喝,以及村民的谈笑,时不时再有几个娃娃凑窗户缝上朝里面偷瞄张望,咯咯发笑。

    屋内张灯结彩,贴着喜字,点着一对红烛,龙凤被上洒满了喜果,像什么花生、桂圆、莲子,都铺满了……

    苏鸿信瞧着身旁的人。

    遂听陈小辫笑道:“你这呆子,不出去陪他们喝酒么?都在这儿坐了大半天了!”

    苏鸿信坐边上说道:“我想看看你,再说了,我和五哥他们也不差这一顿酒,留你一人在屋里,怕你闷得慌,咱们说说话!”

    他却是小心的收着袖子上的血迹,心里的那股惊悸虽说已经散了,但感觉他却忘不了,下意识看了看手上的戒指,苏鸿信心里暗自泛起思索。

    “那你把盖头掀了!”

    陈小辫听的一笑。

    “晚上再掀吧!”

    苏鸿信却是怕她瞧见什么端倪。

    “那你说说,想和我说什么?”

    陈小辫奇道。

    苏鸿信眼神闪烁,似有犹豫,但他心知这件事总要面对,避是避不过去的,最后一咬牙,终于是下了决心。

    “素素,其实我不是这个……”

    “鸿信,出来喝酒啊,这天可还没黑呢,你就等不及了,哈哈哈,这新郎官也不出来敬酒,大伙说说,这事儿能行么?”

    就听秦守诚那臭小子在门外煽风点火,随后又听到一片哄笑的声音。

    “那肯定不行啊,不闹不发,今儿咱们可非得把这小子灌倒,再也进不去洞房!”

    苏鸿信脸色一黑。

    “素素,其实我不是、”

    “要不你先出去陪他们喝酒去,有什么话晚上再说!”陈小辫羞道。

    得,这话还是没说出口。

    没等苏鸿信再张嘴,秦守诚那狗日的已是哗的推门进来了,身后领着几个年轻人,架着苏鸿信就往外走,只剩下陈小辫坐那咯咯发笑。

    可这一动手,秦守诚兀的一变脸色,伸手在苏鸿信左手袖子上不动声色的捏了捏,然后低声问了句。“这血哪来的?”

    “别让人发现!”

    苏鸿信忙叮嘱道。

    “好嘞!”

    等到把苏鸿信架到王五他们那一桌后,秦守诚这才把人按到了椅子上。

    “你小子终于舍得出来了,喝!”

    王五喝的满面通红,二话不说就往苏鸿信怀里塞了一坛酒。

    “往后鸿信你也有家室了,做事需得三思而后行,可别再鲁莽行事!”

    李存义温言说道,端着酒碗。

    还有那李书文,寡言少语,但还是抱着坛酒,朝苏鸿信说道:“不错!”

    李云龙则是在旁边拍着他肩膀。

    霍元甲索性直接说道:“甭废话了,喝吧,这大喜的日子!”

    “得嘞,我喝!”

    苏鸿信愣是一句话说不出嘴,看着一双双瞧来的眼睛,他心头一热,抱着酒坛就灌了起来……

    个中过程暂且不表,只说时辰渐过,天色渐黑。

    等酒席完事儿了,院里,就剩王五他们那一桌,苏鸿信喝的微醉微醺,浑身酒气,眼神仍是清醒,他瞧着桌上众人,眼仁发红,一抱拳,对着众人躬身一拜到底,沉声道:“鸿信在此拜谢诸位对我的照顾,能在这乱世里遇到各位英雄好汉,实在是我苏鸿信三生有幸,受我一拜!”

    “你小子,怎么突然这么客气了?”

    王五哈哈一笑。

    “行了,酒喝的差不多了,赶紧进去吧,别让新娘等太久了,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耽搁了事儿,我们可赔不起!”

    众人也都说笑着起身,各自叮嘱了一些话,出了院子。

    苏鸿信又在夜风里坐了会儿,等清醒了几分,这才朝房里走去。

    屋内,陈小辫仍是静静坐着,听到响动,她才问道:“喝完了?”

    “完了!”

    苏鸿信说着,走到床边坐下。

    沉默中,他咽着唾沫,缓缓伸手,已是把那盖头掀了下来。

    却见红绸滑落,就着烛火,眼前已是显露出一张动人心弦的脸庞来,面若桃花,眉目秀美,端坐如画,苏鸿信不由瞧的痴了,恍惚间,他只觉得过往二十余载所见世上人,皆不及眼前女子半分。

    “呆子,我好看吗?”

    陈小辫面颊绯红,像是染上了两团红云。

    苏鸿信下意识点点头。

    “好看!”

    “对了,你之前要给我说什么?”

    陈小辫避过苏鸿信有些火热的目光,偏过头轻声道。

    一提这事,苏鸿信心思一收,可看着眼前人脸上的笑,瞧着面前人的姣好容颜,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突然像是没了开口的勇气,嘴唇翕动,奈何却说不出一个字来,等到陈小辫回过头瞧过来,他才笑道:“素素,你今天真好看!”

    “噗嗤,瞧你那傻样!”

    陈小辫笑完,忽又红着脸一埋脑袋,小声嘟囔道:“呆子,你就想这样傻坐一夜么?”

    苏鸿信听的老脸一红,他当然不想傻坐一夜,可现在佳人在前,他反倒生出一种手足无措之感来,太紧张了。

    那陈小辫等了半晌,眼见苏鸿信全无动作,不由心中羞恼,一抬头,已是剜着凤眸狠狠瞪了过去,可等看见苏鸿信满面通红,急得抓耳挠腮,支支吾吾的模样,不由得又是好气,又觉好笑,心中只暗叹一声,罢了,却是卸了凤冠,眸子里渐渐漫出一层烟雨般的迷离水汽,语气带着七分羞意,三分恼意,没好气的道:“你个傻子!”

    说完,只把秀手一伸,抓着苏鸿信的领子,发劲将他朝自己拽了过去。

    苏鸿信看着越来越近的红唇,嗅着如麝如兰的香风,不由咽了口唾沐,只觉有一股热气直从小腹往上窜,激的他血脉贲张,一双眼睛都似跟着发红,他颤声道:“蜡烛、蜡烛还没灭呢!”

    迎面就见陈小辫磨着虎牙,俏脸发红,眼神似嗔似怨,另一手自发髻上一探,夹下两根发簪,满头青丝,登时如瀑泄下,而后甩手一丢,但听“噗噗”两道破空声响,屋内红烛瞬灭。

    苏鸿信看的还没反应过来,昏暗中,已是被一道温软娇躯扑倒……

    ……

    ……

    ……

    一夜无话。

    :。:m.x

     (责任编辑:韶关新闻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