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韶关新闻网

当前位置: 韶关新闻网 > 免费小说 >

凶案调查局_ 第二章 精神鉴定-笔趣阁

时间:2021-01-14 04: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点击:
大善小说凶案调查局 第二章 精神鉴定在线阅读。
    换做往常,我可能会调笑两句,乐的跟下属开两句荤笑话。

    可此刻,我却没有那个心思。

    我丢下一句让王珂把剩下的处理好,然后便急不可耐的走了出去。

    一路上不少人跟我打招呼,我没理,甚至差点撞翻了两个熟人,一路上,我的身上都火辣辣的,我只能强忍住浑身上下疼痛的感觉,回到单位的宿舍一下子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我的眼瞳猛的瞪得老大。

    一排排细密的齿痕从我的手指开始,手背,小臂,前胸浮现出来,那齿痕锋利,和林容左乳上的齿痕如出一辙。

    这怎么可能?

    随后我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转身。

    一瞬间,空气似乎都凝结,呼吸都变得艰难无比。

    却见镜子里倒映的脊背上。

    一个由黑点组成的小孩儿脸出现在上边,表情生动,活灵活现。

    黑点透出黑雾。

    它在我的眼前变幻着形状和组合,组成各种各样的表情,嬉笑怒骂呈现出千百种神态来,随着那些黑点移动,我眼睁睁的看着小孩脸儿嘴角的位置逐渐扯动,上扬。

    它……

    似乎在对我笑。

    我产生了巨大的惊恐,脚一软就靠在了墙上。

    这一刻,我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生出,一直窜到了脊梁骨。这婴儿脸出现的太突然,也太逼真,如果不是靠着墙壁,恐怕我都有可能瘫软在地上。

    索性,长久以来的法医工作经验让我的神经足够宽大。

    足足深呼吸了好几口,我总算镇定下来。

    伸出手试探是的触摸手臂上细密的齿痕,那一种尖锐的凹陷如同是一排细碎的利齿咬合而成的,和林容身上的一模一样,是一种非常真实的触感。而当我想要触摸一下背后的婴儿脸,上头竟然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这绝对是个活物。

    我深吸了一口气,仔细凝视着婴儿脸。

    说实话,作为一个从业八年,整日跟着尸体打交道的法医来说,我业务水平过硬,打心眼里更是地道的无神论者。

    所以,长久以来我从来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能够超脱常识,就算偶尔一两件不可知的事件发生,我也只会认为没有找到合理的解释而已。

    可现在呢?

    这张婴儿脸从林容的尸体上过渡到了我的脊背上,完全颠覆了我长久以来的认知。

    这婴儿脸到底是什么。

    它怎么会在林容身上出现,又过渡到了我的身上,难道真的如同是那瞎眼老妇说的碰到了脏东西?我强迫自己不要乱想,大脑却开始飞快的发散思维。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叩门声打断了我继续想下去的冲动,我凝视了鬼脸足足一秒,随后披上衣服将浑身的齿痕和背上的鬼脸遮盖了起来。

    门刚打开,一个大嗓门踩着门框就冲了进来。

    “老李,你这个老小子疯了,这一路疯跑,真当自己是毛头小伙子啊,咋的,难道发生了啥大案不成?瞧把我们王珂给急的,就是火烧房了也不带你这样的。”

    “咋的,你不会是对我们王珂丫头耍流氓了吧。”

    走进来的是一个穿着便服,看起来有点不修边幅的中年汉子。

    他就刘闯,是华南东局的刑侦科队长。

    我们两个是老搭档了,论资格,刘闯要比我老上不少。按理说,能够做刑侦队大队长的位置上坐了十年,就是泥菩萨也要升上去了。

    后 进的弟兄甚至都有人坐到了三级警司,但刘闯却一直稳如泰山,几次晋升嘉奖递上去都如石沉大海。

    “管好你的嘴,这么多年你还是个破大队长就是你这张嘴惹的祸,现在还不长记性?迟早有一天,你会栽倒在你这张破嘴上。”我瞪了刘闯一眼,没好气儿道。

    “嘿,你小子还说上我了,现在我就觉得挺好,咱老刘大老粗一个,这辈子兴许都没那当官的命,谁稀罕是的。”

    “说你呢,复检有什么发现没有?”

    刘闯完全不把自个儿当外人,翘着二郎腿就掏出了红塔山。叼着烟,美滋滋的吸上一口,对我挑弄了一下眉眼,完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你呢?有什么发现?”

    我皱了皱眉,没把方才的诡异事情说出来,反问道。

    “嗨,别提了,那小子吧就是个神经病,我看呐,他八成是心里有毛病。这不寻思着找个医生给那小子做个心里鉴定嘛,我跟你讲,那小子邪乎的很。反正证据确凿,等鉴定下来,直接转送司法就行了。”刘闯呲着牙,一副头疼不已的模样。

    “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嘴硬呗,偏嘴里头没一句实话,念叨着什么神啊鬼啊的,说那孩子是脏东西,他是不想那玩意出了世害人才杀的。娘希匹,老子干了差不多二十年,见过胡搅蛮缠的,可这理由还是头一次听说,你说新鲜不?”

    那孩子是脏东西?

    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后背上的婴儿脸,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脸色都变了。我低着头想了一下,没理唠唠叨叨个不停的刘闯,抓着衣服就往外走。坐在凳子上吞云吐雾的刘闯差点被我掀了一个趔趄,抓着我的胳膊问道。

    “你干嘛?”

    我沉着脸,没回答,直接来到了审讯室里。

    隔着玻璃,我能看到一个干瘦的年轻人耷拉着脑袋,坐在审讯椅上,他的身前,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在询问些什么。

    这青年蓬头垢面,神态癫狂,他一会哭一会笑,偶尔发出桀桀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什么情况?”

    我站在玻璃外边看了一会,对着走出来的医生招了招手。

    “自己看!”

    医生扶了扶眼睛,丢给我一个鉴定报告。然后坐在椅子上吐舌头,显然刚才和犯人的短暂交锋,让我的这个同事感到心力交瘁。

    刘闯跟我前后脚进门,见我拿着鉴定报告,探头看了一眼。

    “哟呵,还真是个精神病,精神病鉴定六级,我靠,我就说这小子不是一般人。”

    我摇摇头,目光落在手中的鉴定报告上,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确定吗?”

    我问道。

    法医出身,我兼修过心理学,精神病的伤残鉴定从低到高可分为六个等级,前三级可以通过药物控制,和常人无异。

    但如果超过四级,威胁性就大大增强,那就会对其他人的人身安全造成严重的伤害。

    自残,纵火,杀人。

    一切似乎都合乎情理。

    见到同事确定的点头,我犹豫了一下,抬脚走进了审讯室。

    一般来说,这并不符合规定。

    但我现在却管不了许多了,因为我能够感觉到后被上的婴儿脸似乎开始吸取我的力量和精神,这个时间点一般是我精力最旺盛的时候,可现在,我却觉得精神疲惫。

    坐在审讯室里,我盯着陈盛不做声。

    “姓名,年龄,籍贯!”

    我一连抛出了几个问题,通通都没有得到回应。

    他安静的坐在审讯椅上,目光却看着自己的手指,似乎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好像是看着自己的手指要比自己的处境更有吸引力。

    那模样,让我一度想起了孩子蹲在蚂蚁窝旁专心致志,一研究能研究一下午的情景。

    那里什么东西?

    我身子前倾,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陈盛在看的东西,那是他手指上的宛如被利齿撕咬过的齿痕,和我身上,和林容胸前一模一样的齿痕!

    “陈盛,我知道你不想说话,精神鉴定的结果已经下来了,你被鉴定为六级精神伤残。你可以不谈这个,你也可以用这种方式逃脱你杀人的事实。” (责任编辑:韶关新闻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