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韶关新闻网

当前位置: 韶关新闻网 > 免费小说 >

凶宅风水师_ 第124章 蛊人-笔趣阁

时间:2021-02-22 11:2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点击:
布川鸿内酷小说凶宅风水师 第124章 蛊人在线阅读。
    虫叔的家乡在大山深处的苗寨里,三十五年前虫叔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孩,然而在他十岁那年的一个深夜,寨子里突然来了一伙人,对寨子进行了烧杀掳掠,虫叔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母被这伙人杀害,他的脸颊也因此受伤,幸好他父母拼死用自己的身躯阻挡了这伙人,虫叔才有机会逃跑躲进了大山。

    虫叔在大山里战战兢兢的躲了一夜,等天亮后他回到寨子,发现寨子一夜之间被夷为了平地,到处弥漫着战火的硝烟,尸横遍野。

    虫叔在尸堆里找到了父母的尸体,痛哭流涕,他成了整个寨子的唯一幸存者,在虫叔停止哭泣的时候,他也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带着仇恨冷漠的人。

    虫叔打听到了这伙人的来历,原来这伙人是蛊教成员,蛊教是苗疆一带臭名昭著的邪教,存在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势力庞大无恶不作,蛊教是由那些因蛊术祸乱苗寨的苗人以及一些偷学蛊术的汉人组成,这伙人组织到一起对寨民展开了疯狂的报复,隔山差五就会对苗寨进行袭击,虽然各个苗寨都有了防备,但这伙人能力很高,普通的寨民根本无法对抗,灭寨屠村之事时有发生。

    从那以后虫叔辗转在各个苗寨之间学习蛊术,目的是为了给父母和整个寨子死去的人报仇,只可惜虫叔势单力薄,每一次偷袭蛊教总坛都无功而返,好几次他都差点丧命,他甚至还想组织其他寨子受害的寨民一同反抗,但那些寨民惧怕蛊教,认为去了就是送死,根本没人愿意帮虫叔,虫叔只能不断提升自己能力,希望有朝一日能对抗蛊教,这也是他进入正一教和黑道门的根本原因。

    听完虫叔的叙述,我唏嘘不已,原来虫叔身上背负着血海深仇,难怪脾气这么古怪了,他想凭一己之力对抗一个有几百年历史的蛊教,谈何容易!

    “现在你都知道了,是不是可以教我了?”虫叔急切的问道。

    事已至此我只好坦白了,告诉虫叔这股力量根本无法学习,而是血咒在无意间配合招魂符纹身产生的一股力量。

    “你居然敢骗我!”虫叔怒火中烧扬手就要打我。

    我思绪飞转,赶紧说:“虫叔,这能力虽然无法教给你,但我可以用这力量帮你去对付蛊教啊,你拿我当兵器使,不是一样的吗?”

    虫叔呆了一会慢慢放下了手,说:“说的有道理,你真的愿意帮我?”

    “愿意。”我点了点头。

    “好,只要你能帮我除了蛊教,什么事我都答应你。”虫叔正色道。

    我有些为难小声说:“只是我这力量不稳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不知道能不能帮上……。”

    虫叔想了想说:“这个容易,刚才你是被体内的寄生虫诱发的爆发了血咒,要用你的时候我就指使寄生虫爆发。”

    我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虫叔完全不顾血咒给我带来的伤害,真把我当成他对付蛊教的大杀器了,唉,没办法,谁叫我也有求于他呢。

    虫叔背起王卫军,带我返回了宿舍楼的住处,王卫军这时候醒来了,痛苦的捂着肚子呻吟。

    虫叔递给王卫军一个盆子,说:“别装了有那么疼吗?我给你吃了药控制住了蛊虫的异动,你赶紧给我拉出来,晚了就来不及了。”

    王卫军见虫叔这么平静,诧异的朝我看看,我点头后他也顾不上什么了,端着盆子就进了厕所,没一会厕所里就传来了王卫军拉屎的动静,以及他痛苦哀嚎的声音。

    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厕所里没动静了,我过去敲了敲门,里面根本没反应,我有了不好的预感,虫叔眉头一皱,一脚踹开了厕所门,只见王卫军瘫倒在厕所里,脸色黑青,嘴唇乌紫,一副中毒的样子。

    “老王,你怎么样了?”我冲进去摇晃王卫军。

    王卫睁开眼睛,嘴唇抖动说道:“老方,我是不是快死了啊,我……我还没娶媳妇呢……。”

    说完他的头就一歪再次晕厥过去了,虫叔抱起王卫军放到了床上,跟着给他把了个脉,脸色大变道:“这小王八蛋是什么胃?消化功能这么强,这才多大点功夫胃酸就溶了蛊虫了,蛊虫最怕的就是酸性液体了。”

    “他平时吃得多消化系统发达……虫叔,这代表什么?”我喘气道。

    “代表我的蛊虫完蛋了。”虫叔顿了顿说:“也代表这小子快完蛋了,蛊虫毒性剧烈,一丁点毒液就能要了上百人的命,他一整只都给消化了,你说他会怎么样?”

    我慌了神露着哀求的目光看着虫叔,虫叔叹了口气说:“也不知道遇上你们两个是福是祸,一个吞了我为报仇培育的蛊虫,一个却给了我报仇的希望,罢了,现在救人要紧。”

    虫叔说着就盘坐在地,掐指念咒,随着他念咒王卫军整个好像烧焦了一样,皮肤都被黑色浸染了,比黑人还黑。

    王卫军痛苦挣扎,虫叔示意我找毛巾塞住他的嘴,然后将他的手脚固定在床架上,我找来毛巾刚要塞进他嘴里,王卫军突然一把扯住我,梦呓般说道:“老方,快……快杀了我,我疼的不行了。”

    我有些不知所措,虫叔提醒道:“快塞进去啊别管他,还想不想救他了?”

    “你忍着点啊。”我赶紧把毛巾塞进了他嘴里,然后快速用绳子把他的手脚给固定了,王卫军的痛苦我很理解,因为想死是什么痛苦我也深有体会。

    念完咒后虫叔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个玻璃小瓶,小瓶内装着几条小指大小的环节动物,跟蛆虫很类似,像是被放大了N倍的蛆虫。

    这些小虫在瓶子内蠕动着,还制造出粘稠的透明液体粘在瓶壁上,看着非常恶心。

    “今天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蛊虫没了不说,还要赔上同样耗费一年之久培育的解毒虫。”虫叔说到这里瞟了我一眼说:“不过比起你这件武器来说,也算不上什么了,希望到时候别让我失望,不然我的损失一定找你们算账!”

    我咽了口唾沫,心中有些没底,我这血咒催发的能力虽说很厉害,可要对付的却是一整个教,万一帮不上忙可真对不起虫叔了,但眼下这种情况我也不敢说出心中想法,只好点了点头。

    虫叔取出解毒虫,分别放在王卫军的四肢以及额头,然后双手合十一拍,默念咒法,恶心的一幕出现了,这几条解毒虫开始在王卫军身上产出一粒粒米粒大小的卵,这些卵很快就孵化成了幼虫,在王卫军浑身上下蠕动,我胃里顿时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冲到厕所就呕吐了起来。

    等我吐完出来的时候,发现王卫军身上的黑色皮肤已经消退的差不多了,这些解毒虫吸收毒性,变成了烤焦般的虫壳从王卫军身上脱落了下来。

    虫叔这才松了口气,取下塞在王卫军嘴里的毛巾擦拭了下额头的汗,跟着又喂王卫军吃下了一粒丹药,说:“只能解到这种程度了,能不能度过危险期就看他过不过得了今晚,如果过得了今晚他不仅没事还能因祸得福,如果过不了今晚那就没辙了。”

    “因祸得福是……是什么意思?”我好奇道。

    “毒性太过剧烈,解毒虫也不能完全解掉,还有一部分残留在了他血液里,我给他吃了我配制的药,如果他的身体能适应过来,醒来后他就成了一个蛊人,浑身带着剧毒,一滴血就能取了百人性命,同时他也百毒不侵了!”虫叔说。

    我看着昏睡中的王卫军愣愣道:“蛊人?”

     (责任编辑:韶关新闻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