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韶关新闻网

当前位置: 韶关新闻网 > 免费小说 >

春种秋歌_ 六十三 拍了、卖了-笔趣阁

时间:2021-02-22 16: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点击:
子常逸小说春种秋歌 六十三 拍了、卖了在线阅读。
    九点半,拍卖会的流程开始了,主持拍卖的李卫国先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又说:“欢迎我们敬爱的罗镇长讲话。”

    罗胜男立刻起身,鞠躬后说道:“大家好,我是三道岗镇的代理镇长罗胜男,今天的拍卖由我和大家一起见证,欢迎大家能够积极踊跃、合理合法的进行竞拍;竞拍是促进进步的手段,也是公平公正的体现,只有摆在所有人面前,用正当的手段获取的东西,才能心安理得的去拥有;阴谋诡计拿到的,那早晚会被正义的力量所镇压或消灭;好了我就说这些,请大家进入兴奋的状态吧。”。

    罗胜男的讲话结束后,李卫国接着就说:“下面我来说明一下这次拍卖会的规则,大家要自觉遵守相关法律,不得破坏现场秩序;举牌叫价,叫价即生效,受到法律保护,所以叫价要慎重,三思而后行;这次拍卖的特殊之处在于所拍卖的土地已经被人租用,所以拍卖所得要拿出二十万元对租用者杜秋歌进行补偿;如果杜秋歌拍到了这块土地,可以少缴纳二十万的拍卖费用。下面开始拍卖,凌渡河村废弃学校拍卖的底价是五十八万,每次叫价不少于两万;可以叫价了。”

    “等等,罗镇长,我有话说。”范国民举手说道。

    “哦,你有什么话?说吧。”罗胜男问道。

    “我想问一下,假如我们要是竞拍到了那块地,那现在使用那块的人需要多长时间给我们腾出来呢?不会无限期延迟不搬吧?”

    “这个在这次拍卖规则中有明确规定,如果是其他人竞拍到了这块地,那现在的使用者杜秋歌要在十五天之内拍卖地搬出去,逾期不但要交罚金,还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我们会组织人清场的。”罗胜男回答说。

    “那好,我知道了,希望罗镇长能够说话算话、言出必行;我们拭目以待,谢谢。”范国民说道。

    “好了,下面可以叫价了。”李卫国看了一样杜秋歌和祝子轩,并说道。

    “六十万。”范国民随口叫道。

    他们必须先叫价,因为这次拍卖还有另一个规定,那就是再没人叫价的情况下,杜秋歌自动获得那块地,因为他已经在上面投资了和正在使用,他同意购买。

    “好,六十万一次。”这个时候被请来的专业主持人接过去李卫国手里的拍卖锤喊道。

    “六十二万。”没等秋歌叫价呢,坐在后面的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叫了一声,这说明大家都很踊跃啊。

    “咦,这人谁啊?怎么没见过呢?”秋歌小声地说道。

    “我也没见过,看着眼生,可能不是我们镇的人。”胡胜利说。

    “这事还惊动外地人啦?有点意思啊,呵呵。”秋歌笑道。

    “没事,越乱对我们越有利,反正我们心里有底。”祝子轩说。

    这个时候价格已经到了七十多万了,但是杜秋歌他们一声还没出呢;不过范国民和那个陌生男人倒是很踊跃,都在不停的加价,把一些跟着叫价的人很快都压下去了。

    “八十万。”秋歌第一次出手了,他在那个陌生男子叫出来的七十二万的基础上直接抬高到了八十万。

    “我去,你这一下子加了八万啊?”胡永利惊讶的说。

    “这叫气势,你看他们都有点吃惊了吧?”祝子轩说。

    “呵呵,这就是有钱、有底气,要是我加一万都心疼。”

    “那胡哥再有叫价的时候,你就喊两嗓子过过瘾。”秋歌带着笑说道。

    “真的?那行,我也感受一下一掷万金的感觉。”

    说话间,范国民又把价格提高到了八十二万;主持人立刻问道:“八十二万一次,八十二万两……”

    “九十万。”那个陌生男人喊道。

    “哎呀,这家伙也很有底气啊。”胡永利又看了那个人后说。

    秋歌这个时候接到了一条信息,他就拿出手机低着头看,竟然是罗胜男发过来的,原来她利用桌子的掩护再给自己发信息呢。

    “穆少杰,穆少锋的弟弟,来者不善,小心。”

    我去,这还有一个针对自己的呢?穆少杰难道是来给穆少锋报仇的?他知道是自己提供的证据啦?秋歌心里琢磨着。

    其实秋歌想多了,穆少杰并不清楚是他提供的证据,所以不是针对他来的;其实穆少杰是针对罗胜男和吕小伟来的。

    穆少锋通过关系告诉穆少杰,是吕晓东提供的证据,罗胜男举报的他;所以穆少杰就来到三道岗镇调查吕晓东和罗胜男的,无意中知道了这次拍卖的事情,也打听清楚吕晓伟要参与这场拍卖,所以他是来搅局的。

    穆少锋不是真想买那块地,他也不想开办养老院,他就想让吕晓伟多掏点钱,所以才不停地叫价的。

    他也不怕吕小伟不跟,因为事情很巧,昨晚他在饭店吃饭的时候,正好范国民和吕晓伟也在那里吃饭,还说了拍卖会的情况,他们就在相邻的包厢,所以他知道了吕晓伟和范国民的底线。

    这也是范国民和吕晓伟大意了,他们以为包厢说话保险呢,谁知道那个包厢不隔音啊,又恰巧被寻仇的听见了。

    叫价还在继续,秋歌这边好一会不出声了,价格还是被叫到了一百万,还是穆少杰叫的,他是杠上吕晓伟了。

    而范国民和吕晓伟、以及躲在人群后面的由创业都在懵逼中,他们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程咬金,怎么直接就跟自己对抗上了呢?

    不过不管是谁,他们都要继续争夺,于是吕晓伟就又喊道:“一百零二万。”

    这时候的穆少杰觉得差不多了,他也有点怕范国民和吕晓伟不在继续跟拍下去了,那样就烂在他手里了,所以他不出声了。

    主持人渲染着气氛,然后有节奏的连续喊道:“一百零二万一次。”

    “一百零二万两次”

    “一百零二万三…”

    “一百一十万”突然又一个很响亮的声音喊道。

    大家都看向声音的发出地,这回是秋歌他们这边,但是喊出这声的却是胡永利。但是,喊完以后他不是感觉良好,而是后悔不迭啊,因为他着急把数字喊错了,他应该喊一百零四的,但是出口就变成了一百一十万了。

    其实是刚才是祝子轩看没人加价了,就捅了胡永利一下示意他叫价,胡永利立刻兴奋了,然后就忘了每次可以只加两万的规矩了。

    “哥们,豪横啊。”祝子轩小声的对胡永利说。

    “妈呀,豪横啥呀?我这不是个秋歌败家呢吗?”胡永利真是想扇自己一个耳光。

    “呵呵……,胡哥,没事,真要是买下来了,那也是可以承受的;你不这样喊,我就喊了。”秋歌笑着说。

    “真的啊?你这是给我宽心呢吧?”胡永利说。

    “胡大哥,不要着急,他们应该还会加价的。”祝子轩说。

    几个人正小声的说呢,那边主持人又催促的喊了两遍了,范国民急忙又喊道:“一百一十二万。”

    “哎呀妈呀,可真是救了我了,我可再也不喊了,一张嘴就是一百多万,我受不了啊。”胡永利瞬间轻松了,因为有人帮他把压力卸掉了。

    “ 二哥,我们还再叫价吗?”王淼也感到心惊胆战了;一个一万多平方破学校、还在这个偏远农村,能卖一百多万,那可真是天价了。

    “怎么不叫?我还没心跳加速呢。”秋歌半开玩笑地说。

    “那我也喊一声过过瘾啊。”王淼清了清嗓子,然后举牌喊道:“一百一十五万。”

    “咦,王淼兄弟,你也多喊了一万啊。”胡永利说。

    “是啊,我没喊错啊,一百一十五万嘛。”

    “是,你没喊错,但是你可以喊一百一十四万啊。”

    “我是故意的,就看他们敢不敢再加价了,以后我们都三万三万的加,吓死他们。”王淼豪气地说,好像钱是他出一样。

    “一百一十八万,好像我们怕你们一样?”范国民听到了王淼的话,所以赌气的说道。

    “一百二十万。”祝子轩接着就喊道,并且瞪着眼睛看着范国民,有种挑衅的意味。

    范国民想要直接再喊,但是吕小伟拉了他一把,并低声的说:“慎重啊,不要上了他们的当,一百二十万可真不少了。”

    范国民一听,也觉得差不多了,于是他转头看向坐在后面人群中的由创业,想从由创业那里得到支持。

    不过由创业现在也犹豫了,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加价了,毕竟他们的资金快要到了极限了,就算现在买下来,他们也要再借钱投入才行。

    但是这个时候穆少杰说了一句话,而且声音很大,几乎全场的人都听到:“靠,一百一十八万都拿出来了,还差这四万五万的了?怂了啊?”

    范国民一听这话,气血就有点不稳;再看到由创业皱眉,他就觉得由创业是在埋怨他们优柔寡断呢,所以他决定再喊一嗓子,反正自己准备的钱还有余富。

    “一百二十五万。”抢在主持人落锤之前,范国民喊了出去。

    “我去,大哥,你这怎么一下子就加五万呢?”吕小伟立刻问道。

    范国民没有回答,他现在也后悔说多了,但是喊出去了,那就没办法了,成败在此一举了,反正也没超出自己预定的目标,多就多了;如果杜秋歌再加价,那就不和他挣了,自己也就让他多花了好几十万了,达到了目的。

    但是,他们没在听到杜秋歌他们加价,而是看到了他们立刻起身离开了,而且走的时候还有说有笑的呢,也看了他们好几眼,并带着讽刺的意思。

    “哎,这、这怎么走啦?”吕晓伟问道。

    “我们是不是上当了啊?”范国民疑惑的问。

    而这时正好台上的主持人喊道:“一百二十五万、三次。”随后锤子落下来了,‘嗵’的一声尘埃落定了。 (责任编辑:韶关新闻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