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韶关新闻网

当前位置: 韶关新闻网 > 免费小说 >

漂亮的她[快穿]_ 123、二更-笔趣阁

时间:2021-02-23 17:1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点击:
耿灿灿小说漂亮的她[快穿] 123、二更在线阅读。
    美人空灵水亮的眸子清澈明朗, 她抬眸望他,眼中满是渴望, 怯生生, 娇弱弱,一对柳叶眉微微凝住,生怕他嘴里蹦出什么伤人的话。

    太子迟疑片刻。

    她以为他没听清楚刚才她说的话,于是尝试着加重音量,小手晃他的胳膊:“你求我一回嘛。”

    太子冷笑一声。

    美人立即缩回去, 像是一只迷茫无助的幼崽,正准备钻进自己的洞里, 佯装对外界一无所知。

    他凝视她。

    她伤心沮丧地坐在那,瑟瑟缩成一团,一张小脸满是泪水。

    太子挨着床沿边坐下,缓缓张开臂膀, “过来。”

    她撅着小嘴瞪他。

    太子的声音悦耳沉稳:“你过来,孤便给你想要的。”

    下一秒。

    她猛地扑进他怀里, 差点将他撞到地上。

    太子抱住她,听得她在怀中欢喜雀跃地说:“给我。”

    太子张开冷漠的唇, 如她所愿, 吐出三个字:“孤求你。”

    美人忍住笑意,在他怀里激动地蹭了蹭,兴奋了好一会,敛起神色,认真严肃地说:“殿下求我什么?”

    太子仰起下巴, 盯着床边悬着的勾月香囊玉袋,声线清亮,慢条斯理道:“孤求你,好好吃药,好好治病,不要再闹小性子。”

    美人不高兴了:“我没病。”

    太子叹口气,任由她滚烫的身子贴在他身上,她的呼吸急促火热,鼻音越来越重。

    忽地一下就没声了。

    太子下意识唤了声:“桃桃?”

    她没回应。

    太子垂头一看,才数秒的功夫没看住,她就昏过去了。

    太子大惊失色,高喊:“御医!御医在哪里!”

    施针的御医带着针包急急入里殿,一针刚下去,榻上的人睁开眼,嘴里嗷嗷喊痛:“不要,我不要扎针!”

    她挣扎得剧烈,从床上爬起来就要往外逃,御医不敢拦。

    她赤着脚,刚走出没几步,便被一个高大身影拦住。

    太子不由分说,将她拦腰抱回去:“乖,施了针,你就能好起来。”

    美人神志不清,双眼迷离,怔怔地看着他:“你这个小太监,好大的胆子,竟敢轻薄本宫。”

    太子身形一滞。

    美人揪着他的衣襟,颐指气使:“放我下去,不然我砍你的脑袋。”

    御医及时站出来,头冒冷汗,解释:“禀殿下,娘娘这是烧糊涂,产生幻觉了。”

    太子望一眼怀里的人,她并不看他,端出往日里接受后宫磕拜时的装模作样做派,绯红的脸颊,含泪的黑眸,眉眼间皆是不服输的倔强。

    她喊:“太子呢,让那个不孝子滚过来给本宫请安。”

    御医捏一把汗。

    本以为太子殿下会怒而离去,不成想,高傲尊贵的太子竟低下头颅,柔声哄道:“奴才这就去传太子,皇后娘娘先让御医施针,可好?”

    美人一张小嘴撅得更高,“不好。”

    太子打定主意,抱着她坐下来,嘴里一边说着哄人的话,一边不动声色地将人牢牢擒住:“皇后娘娘有所不知,御医的针,是仙针,不但可以治病,而且可以养颜,能让娘娘变得更美。”

    一听可以变得更美,怀里的人来了精神,问:“真的吗?”

    太子面不改色心不跳:“真的。”

    话音刚落,他朝旁使了个眼色,御医赶忙上前继续施针。

    待美人回过神,已被死死摁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御医往胳膊上扎针。

    细长的针扎进去,越扎越深,她哭声渐大:“我后悔了,不要仙针,放开我啊,再不放开,我真的会砍你脑袋!”

    御医手有点抖。

    太子:“继续。”

    美人一张小脸哭皱,声声喊着疼。待太子望过去的时候,她正好咬着下嘴唇,都快咬出血了。

    太子一惊,连忙换了姿势,将自己的手臂递到她唇边:“乖,咬这个。”

    她张嘴就咬住他,嘴里呜呜噎噎地哭喊。

    可怜的小东西。

    太子不敢再看第二眼,怕自己的心抽着疼,转开视线瞪向太医,问:“还要多久?”

    太医硬着头皮答:“快了。”

    结果美人都快将太子的手臂咬掉一块肉,施针才刚好完成。

    御医看着太子手臂上的深深血印,心里一个咯噔,当前就要上前为太子包扎。

    太子显然没将自己手上的伤口当回事,第一件事便是看向怀里的美人,道:“好了,睁开眼罢,扎完了。”

    美人泪眼涟涟,眯着一条缝,楚楚可怜地问:“真的扎完了吗?”

    太子点头:“嗯。”

    美人不安分地扭了扭身子,软绵绵地趴在他胸膛前,嘴里声音含糊不清地问:“我问你,我有变得更美吗?”

    太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美人激动起来:“你刚才说的,扎的是仙针,扎完就会变得更美,难道你骗人不成?”

    太子连忙哄道:“对,是仙针,你已经变得更美,是天下最美的女子。”

    美人拿脑袋瓜顶他:“我本来就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哼。”

    太子一边安抚她,一边问御医:“她什么时候才会清醒过来?”

    御医恭敬答:“待烧退下去些,娘娘就会恢复清明神智。”

    太子挥手禀退人。

    药早已熬好。

    太子一下下轻拍着她的后背,用极为诱惑人的声音在她耳边说:“宫人端了碗糖水来,你喝不喝?”

    她摇头,并不上当受骗:“不喝,休想骗我。”

    太子叹息。

    这时候怎么就变聪明起来,一点都不好哄骗。

    针已经扎完,药也必须喝下去。

    太子将朝政上的那一套用在怀桃身上,软硬兼施,想要将药灌进去,偏偏她咬紧牙关,死都不肯张嘴。

    药没喂成,反而泼了他一身。

    太子只好让宫人重新煎一碗过来。

    煎药的空隙,美人主动唤他:“抱我,我要散心。”

    太子抱起她,在殿内踱步,她吵着要往外面去,但是夜风已凉,他哪里会放她去外面。

    来回漫步,走了整整半个时辰,她不清醒,看什么都是迷迷糊糊的,嘴里不停地抛出问题,问:“我们到哪里了?”

    太子扯起谎来,天衣无缝。

    “我们到御花园了。”他用融融目光做她的月光璀璨:“你看,今晚夜色真好。”

    她憨憨娇笑,盯着他的眼睛发呆:“是啊,真好。”

    不多时,药重新熬好。

    这一次喂药前,他做足准备,不再用强硬的手段,而是用似水柔情将她哄得开开心心。

    她甚至自己张开嘴,“啊——”

    一碗药喝完,苦得她直往他怀里钻,眼泪珠子都苦出来了。

    太子松口气。

    她不满地戳戳他:“我喝完药了,你该夸夸我。”

    最要紧的事已经做完,太子又恢复从前那副无情冷酷的样子,声音无情无绪:“夸你。”

    她抗议摇头:“不是这样夸。”

    太子抬手,准备用手帕替她擦掉嘴边的药渍:“不是这样,那要怎样?”

    美人忽地直起身子,扑过去就是往他脸上亲一口,药渍全沾到他脸上,她羞涩垂下长睫,“就就这样”

    她说着话,余光悄悄睨他,含春的眉眼,灵艳的朱唇,微微焦灼的呼吸,无一处不透着诱人的鲜嫩。

    太子心头撞鹿。

    她斜斜地倚回他的肩边,故意将半边晕红的脸蛋凑近,仿佛在邀请他。

    太子喉头一耸。

    说不想得到她,那是假话。

    他是男人,一个正常男人,面对绝色美人该有的反应,他都有。

    眼见着太子就要被勾着埋下身去,薄唇离雪白肌肤只隔分毫,他忽地想到什么,问她:“现在在你身边的,是谁?”

    美人娇怯地答:“是殿下。”

    她已经渐渐清醒过来。

    至少不再将他当成小太监。

    太子并不知足于此,他又问:“是哪个殿下?”

    美人被问糊涂了,“还能有哪个殿下,殿下就是殿下啊。”

    太子抚上她的如花容颜:“宫里有很多个殿下,比如说,你的信王殿下。”

    美人咕噜一声,从他身上爬起来,倒头就往枕边去。

    太子皱眉,捞住她的腰,一改刚才的柔和平静,语气强硬:“孤最后再问你一次,此刻在你身边的人,是太子殿下还是信王殿下?”

    她扭扭小蛮腰,对于他的咄咄逼人,很是不悦。

    殿内沉默下来。

    许久,就在太子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美人轻飘飘地溢出一句:“是太子殿下。”

    他听不够。

    “重新说一遍。”

    她攀上他的脖颈,水蛇一般的身子缠过去,温热的气息缓缓呼在他的耳边:“此时此刻陪在桃桃身边的人,是太子殿下,天底下最坏的男人太子楚璆。”

    太子松开紧皱的眉头。

    他捧住她的脸,轻轻吻下去,“乖桃桃。”

    美人不知足地用侧脸贴了贴他的唇,像是想要更多,但他却浅尝辄止,甚至都未曾宠爱她的唇。

    太子一向心高气傲,他有他自己的打算。

    在她真心求他之前,他绝不会动她。

    他要她心甘情愿地被驯服。

    这一夜,太子没有迈出过椒殿。

    他在榻边守了一夜。

    阿琅在外间,竖着耳朵听里面的动静,先是听见怀桃的声音,她嗲着嗓子问:“我问你,我是不是最美的姑娘?”

    太子冷冰冰地回答:“是。”

    怀桃又问:“那我是不是你心中最美的姑娘?”

    太子回答:“是。”

    如此反复,断断续续问了一夜。

    当真是病糊涂了。

    阿琅提心吊胆,一宿未眠,第二日送太子出去,两人眼下同时两团淤青。

    太子是从侧门走的,椒殿里的人全是自己人,无人敢泄露昨夜椒殿闹了一夜的动静。太医院的都是些老狐狸,后宫事见多了,嘴跟缝起来似的,闭得紧。

    太子交待:“记得让她吃药,一滴不漏,全得喝下去,待孤忙完,傍晚时分会再过来,准备好晚膳。”

    阿琅傻乎乎地问:“殿下是准备亲自照顾小姐吗?”

    太子头也不回。

    天近黄昏,太子准时出现。

    忙了一日,连衣袍都未来及更换,马不停歇赶到椒殿。

    殿内安静得很。

    宫人们大气不敢出,做什么都轻手轻脚,生怕扰着小皇后。

    太子踱步而入。殿角边一鼎青玉香炉,腾起细细白烟,香气甜软,美人立在旁边,身上松松垮垮穿着纱衣,一根金簪随意地将浓黑乌发挽起,鬓角一朵粉桃花。

    纵使在病中,她也爱俏得很。有心思戴花,说明已经不再糊涂。

    太子伸手摘下她鬓边的花,美人呀地一声回过身,望见是他,软糯糯地说道:“你怎么又来了。”

    太子将花拿在手间把玩,并不回答她的话,而是问旁边的宫人,“皇后娘娘今日喝药了吗?”

    宫人欲言又止。

    太子见势,便什么都明白了,当即吩咐:“现在就端药来,两碗。”

    美人急了,“作甚要喝两碗,明明一次只用喝一碗的。”

    太子:“上午的那碗,你喝了?”

    她红着脸撒谎,底气不足:“喝了。”

    太子斜斜一睨,洞察一切的目光令人躲无可躲。

    不多时,她改口道:“没喝。”

    太子牵起她的手往里走,“算你识相,别以为在病中孤便不会罚你,孤告诉你,孤只会罚得更重更狠。”

    她贴近,蹭了蹭他的臂膀:“像昨夜那样罚我吗?”

    太子一顿。

    他以为她烧糊涂了,并不会记得。

    他明知故问,佯装淡然:“你记得什么吗?”

    美人骄傲地扬起小脸:“我记得你痴痴地对着我说了一夜的情话,我都不要听了,你偏偏凑过来,说什么桃桃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

    太子几近窒息。

    片刻。

    他面无表情:“你这个梦做得挺好。”

    美人:“还不止这些呢,我还梦见你当我的小太监,还自称奴才,求了我好久呢。”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你们。

    我的心情好坏不重要,哭过之后总是能振作起来的,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天又或者两天,我只是生气,气我自己无能无力,无法保护自己的文。这是我的心血,可能大家只是看看就过了,但是对于我而言,它是我每天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是我的孩子。

    今天之所以和大家提起,是因为想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如果网站认为举报者是正确的,而我的文不合理,我写的东西有问题,从而锁了文并对作者进行处罚,我束手无策。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按照初衷,好好连载到这个月月底,然后顺利完结它。

    只要我还能编辑后台更新功能,我就会坚持日更不断更,这是我对你们的承诺,也是我对自己的交待。

    晚安,希望你们都能开开心心,永远不会遇见这种糟心的事。 (责任编辑:韶关新闻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