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韶关新闻网

当前位置: 韶关新闻网 > 免费小说 >

逆命相师_ 第四卷 澜云秘境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天机演算-笔趣阁

时间:2021-04-01 11:3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网络整理 点击:
不修边幅小说逆命相师 第四卷 澜云秘境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天机演算在线阅读。
    “上品迷阵,不错的手段,”顾修云瞧了眼迷雾,暗自点头,“那些离空门弟子都有开脉四重天修为,再加上精通阵道,就这么死了的确有些可惜。”

    “然而,沉火国和金煌国未免太着急了些。”

    顾修云微微摇头。

    屠若寒和殷秋月臣服冀风国之后,一直留在圣坛内,后来虽被送到重华河,却一直不曾命他们做任何事情,直到今日,依旧封困在某处密室内。

    与之相比,沉火国和金煌国收服离空门弟子后,就显得急躁了许多。

    才短短数日,便让那些宗派弟子教导门下修习阵道,并令其在各处布置阵法,如今重华河畔的阵法,有九成都出自离空门之手。

    顾修云明白,两国之所以如此行事,是为了压冀风国一头,但如今拂松长老尚在人间,他们这么做,反而让对方占据主动权。

    “先看看局势如何?”

    顾修云掐动手指,推算片刻后,便找到一条路径,潜入迷雾深处。

    迷雾阵内,一群金台祭司盘膝端坐,中间是两位玄光台祭司。

    角落里,十六位离空门弟子三三两两,正在炼制阵台。

    这些宗派弟子体内的灵力极其微弱,连洗脉境都不如,更别说施展仙道秘术,显然八目神教有意限制他们的实力,以免这些弟子犯上作乱。

    仅有的灵力,只能用来炼制阵台。

    顾修云悬空而立,藏在迷雾中,灵力完全收敛,连一丝气息都未曾泄露。

    这份手段,足以令同辈惊叹。

    能做到这一步,是因为他已经将迷光遁,离尘遁都完全悟透,两门遁术彼此配合,再加上灵甲术,才能将气息完全收敛,不被人发现踪迹。

    望着那些宗派弟子,顾修云眯起眼睛,暗自催动灵龟黑甲签,掐算起来。

    这一刻,他的双目变得无比幽黑,眼前的宗派弟子不再是人类形态,而是化作一根根丝线,彼此交缠。

    那些丝线并非宗派弟子本身的命运线,而是他们身周的微粒,沙土,乃至细微生物的命运线。

    每个生灵存于世上,都会与万事万物彼此牵连,向前走一步,身周的空气会被挤开,脚下的泥土会被压实,这一切,或许在外人眼里很寻常。

    但顾修云透过一根根丝线,却能反推出,修行者的过去跟未来。

    这也是他悟出的天机大道。

    如今的顾修云,只能算是初窥门路,必须走到宗派弟子面前,才能推算出他们的行踪轨迹。

    若是擅长天机演算的仙道强者,即使相隔千万里,甚至相隔一个世界,也能算尽天机,望断过去未来。

    足足半个时辰后,顾修云才停止掐算,额头上早已布满汗珠。

    推算修行者的过去未来,远比世俗凡人难得多,因为他要透过与之纠缠的无数根丝线,反推出此人的命运轨迹。

    如此一来,顾修云需要推算的,就不只是一两根命运丝线,而是千根万根,耗费的心神自然无比庞大。

    “这些宗派弟子,果真与拂松长老有联系。”

    顾修云收回灵龟黑甲签,向阵外走去。

    如今,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片刻后,他来到重华河深处的祭坛大殿。

    殿内摆满了神像,三位大祭司彼此互视,都露出一副冷峻神情。

    “涂芒,那十六名离空门弟子都在我等的控制下,绝不可能出现意外,依我看,是你想多了!”

    “不错,他们空有四重天修为,体内的灵力连洗脉境都不如,一道秘术都施展不了,即使跟拂松勾结,也翻不出浪花。”

    炎湛和真煌接连开口。

    “二位,天外邪灵手段诡异,你们能否保证,那些宗派弟子绝对不会出乱子?”涂芒大祭司冷声道。

    延展和真煌低哼一声,没有回应。

    宗派弟子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让自身实力大增,用的不好,也会伤及教众,但如此珍贵的利剑,他们怎么舍得丢弃?

    “三位前辈有礼。”

    顾修云踏步走进大殿,躬身行礼。

    “惜命道友,你来的正好,”涂芒大祭司露出笑意,“全冥已将个中情形告知我等,但老夫与两位大祭司论见相左,正想听听你的意思。”

    “惜命道友,不久前,我刚从离空门弟子处归来,他们并无异状,”炎湛大祭司面色阴沉,“这些宗派弟子如今有半数投靠在沉火国麾下,若没有足够的证据……”

    “晚辈明白。”

    顾修云笑了笑,“拂松长老潜入此地,本就是在下的推测,两位大祭司心中存疑并不奇怪。”

    “看样子,惜命道友也没有确切的证据了!”真煌大祭司沉声道。

    “没有。”顾修云摇头,“但诸位可曾想过,拂松长老为何能恢复伤势?他当时肉身被毁去九成九,即使神通再惊人,也只剩一丝灵力,别说是玄光台祭司,就算是金台祭司,也非他所能敌。”

    “何况,那些金台祭司身边都有八目神像,神像金光的威能,绝不是一个重伤垂死的拂松长老所能抵挡!”

    三位大祭司眉头微皱。

    “此事原由,全冥祭司已经说过,与那潜逃的弱水宗弟子有关。”真煌大祭司说道。

    “不错,既与此人有关,那如今在秘境中四处杀戮,让神教风声鹤唳的,就未必是拂松长老了!”顾修云目光肃然。

    “惜命道友,你这些推测,我等不曾怀疑,”炎湛大祭司说道,“拂松长老至少有七成可能,已经潜入重华河,凭他的手段,若潜伏在世俗凡人或者赤台祭司中,很难被人发现。”

    无论是世俗凡人还是赤台祭司,都是凡人之躯,以拂松长老的修为,将灵力完全收敛,扮作凡人,并无难度。

    至于金台祭司,他伪装不了。

    因为八目神教的功法与四大宗派截然不同,那是类似于妖修邪道的功法,拂松长老若真的潜伏在重华河,一定是以世俗凡人或赤台祭司的身份行事。

    “三位大祭司,既然你们相信,拂松长老就在重华河,那你们认为,拂松长老会不会舍弃十六个开脉境强者,独自跟神教厮杀?”

    顾修云淡声道。

    听到此话,炎湛大祭司和真煌大祭司面露难色。

    十六名离空门弟子,两大国度费尽心思才成功收服,如今却要舍弃,换做谁都不会愿意。

    “两位前辈不必烦忧,在下并非是让二位杀了那些宗派弟子。”顾修云笑道。 (责任编辑:韶关新闻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